欢迎访问天津师范大学校报 - 天津师范大学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568期(总第568期) 2017年5月17日   本期四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1 | 第02版:2 | 第03版:3 | 第04版:4 
     语音播报

我的“师大梦”



作者:陈娜

  我是一名新闻学专业的教师,十余年来在专业殿堂中的摸爬滚打让我曾在心中默默地许下过一个心愿:希望能用我的笔为每一位在新中国新闻学科和新闻学术建设的征程中创造功勋的前辈们留下一幅 “文字肖像”。准确地说,我想用我的语言勾勒出学术人生背后那些与事业理想温暖相连的故事,为新闻学的学术世界打造一个鲜活生动的记忆宝库。
  这显然是一个大胆的设想,对于初出茅庐、籍籍无名的我来说,更近乎是一份遥不可及的梦。然而几经思量,我还是放下了胆怯和犹疑,带着对梦想的虔诚与对自我超越的渴望,懵懵懂懂地上路了。
  六年前,我开始了对当代中国新闻学者口述历史研究的第一步,从此,我的精神世界在一段段不忘初心的征途中,经历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六年春华秋实寒来暑往,我追寻着一位位长者的身影,在祖国的天南地北留下了一次次匆匆的步履。邀约的信函里,拂晓的旅途中,飞驰的列车上,堆积的书卷旁,孤独的灯盏下,我把梦想寄托于行动,用真心叩开了一个又一个的人生故事,记下了一篇又一篇的苦难辉煌。
  六年来,我从未忘记那些辗转反侧、忐忑难眠的日子。这其中让我印象最深的,是2013年夏天前往新中国理论新闻学奠基人甘惜分先生家中拜访的经历。甘老先生出生于1916年,是一位上过延安、去过前线的“老革命”,然而毕竟年事已高,此前我几回莽撞的邀约均被婉言谢绝。面对这位当代中国新闻学术史上不可绕过的人物,我唯一坚定的信条就是:不能轻易放弃。终于,通过多方打听,我辗转联系上了甘惜分先生的儿子甘北林老师,在诚心说明意愿之后,最终获得了信任与支持。正是在甘北林老师的周到安排下,我带着学术史研究中的诸多疑惑,如愿采访到了这位年近百岁的泰斗。几个月后,为了进一步挖掘重要的口述史料,我多次登门拜访老先生,并带回了他为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欣然题写的墨宝“白日读经晚间读史·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而这幅字,如今已成为了我们全院师生无比爱惜的珍宝。
  令人惋惜的是,就在今年年初,这位新中国新闻教育和新闻理论研究的长者永远离开了我们,他的离去,更让我深刻体会到了自己从事口述历史研究的紧迫和意义,以及在逐梦的旅途中,从幸福感到使命感的升华。
  事实上,在这趟征程中,并不全是顺畅与欣喜,更不全是信任与接纳,由于学者们个性与考量的差异,这期间的不置可否、婉言谢绝,甚至直接给我吃闭门羹,对我来说都是家常便饭,但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保持冷静、继续前行”,都是我始终不改的信条。
  正是在这样的奋斗中,六年间,我在日常的学习、工作、生活之余陆续完成了对三十余位当代中国知名新闻学者的深度访谈和文字刻绘,积累了百万字的口述史料和近百小时的口述历史音频、视频资料,公开发表了数十万字的口述历史研究成果。
  “寸心言不尽,前路日将斜”,不知不觉,带着梦想的我走到了今天,而令我惊喜的是,驻足回望,我所收获的一切却远比我所期待的全部还要丰厚。我想,这便是梦想带给人的力量。
  回首这些年,其实我一直都在苦苦寻问着关于人生终极追求的答案,所到之处我都会穷追不舍地去挖掘人性中那些最隐秘、最真实也最宝贵的东西。然而令我无比惊叹却又欣欣然的是———那些饱经风霜、阅历不凡的口述者们,纵然历尽沧桑甚至迟暮之年,却依旧在以一个理想主义者的身份畅谈着他们的情怀与信仰。这竟是他们跨越时空、不约而同的共同写照。关于梦想,他们行胜于言。
  六年的口述历史研究让我看到了每一个丰满的人生故事里都住着一个叫做“梦想”的天使,我的精神世界和现实生活也正是因为心怀梦想而被点亮,因为追求梦想而无比充实。
  我相信,并不独是我,我们须臾不离的这所校园同样因为写满了 “仰望星空”与“脚踏实地”的故事,才得以满怀希望,生机盎然。以梦为马,游必有方,带着这份沉甸甸的感动与收获,我还将不断前行,继续我未完待写的梦想征途。
  亲爱的老师、同学们,这是我的“师大梦”,你们的呢?
  (作者为我校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天津师范大学 © 天津师范大学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